首页 > 互动 > 在线访谈

【重点产业链高质量发展调研行】现代医药:依圈强链 药通天下

2023-07-12 来源: 山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室
【字体:

湖北·武汉 光谷科技会展中心

第十届中国中药材共建共享联盟大会

最酷的装备、最新的理念。

张伯礼(中国工程院院士):整一个中药材的专业发展群,我们叫“航母舰群”。

从行业泰斗到学界大咖,从政府官员到企业代表,山西现代医药产业链链主振东制药,一声召唤,第十届中国中药材共建共享联盟大会在武汉上演。

张伯礼(中国工程院院士):无公害、无硫加工、无黄曲霉素、全程质量可溯源,就是“三无一全”,这是合格中药材的标准,中药材的抽检合格率也在逐年上升,从64%提到98%,这是一个重大的进步。

“三无一全”标准的制定,在中医药领域算是天大的事儿,也是这次大会最重要的事儿。

俗话说“药材好,药才好”。促进道地药材基地从小而散到规模化、组织化、集优化的重大转变,是身处长治、以中药材起家的振东制药一直努力的事。为了扩大品牌影响力,了解行业发展动态、掌握最新发展理念、最新研究成果,十年前,振东制药联合政企学研各大机构,共同发起成立了“中国中药材共建共享联盟大会”。

李安平(振东制药 董事长): 第一次会开到了云南白药,那会儿参加了200多人,第三次就开到了长治,长治的酒店都住不下了。这10年的联盟大会制定了好多标准,我们生产的GMP标准、GSP标准,种植的GAP标准。这么多年走过来,所有的企业都受益。

鸟瞰现代医药产业链

现代医药产业是国家重点培育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,一条完整的现代医药产业链,包括上游的原材料、医药中间体、原料药,中游的制药设备、医药研发、医药制造,下游的医药经销商、医药仓储物流、医院、药店、支付体系等。从产品看,除了我们熟悉的中药、化药、生物药外,还涉及到医疗服务、医药商业甚至是医药器械等多领域。

山西在现代医药上的雄心,是通过打造三大产业集群,也就是上游制药原料产业集群、中游医药研发集群和下游医药制造集群,形成一个500亿级的产业链。并为此确定了国药威奇达、振东制药、亚宝药业3个链主企业、7个链核企业、115个链上企业。

【访谈】

李院长,我们的优势在哪里?

李安平:其实我们山西制药的这个基础非常好,原来我们的太原药业和华北药业、山东新华、东北药业并称中国的四大家族。比如说广誉远有两个品种,一个是龟龄集,一个定坤丹,是中国最早的六大保密配方。山西已经查明的中药材1788种,我们的道地药材39种。那么在其他省份呢?超过10种道地药材的我至今还没有发现。

现代医药产业比较特殊,龙头企业的带动作用尤为重要,比如,片仔癀撑起了大半个广东,云南白药撑起了云南省的医药产业?振东作为全产业链的医药企业,同时也是链主企业,要带领我省的产业从270亿冲到500亿,我们的发力点在哪里?

李安平:我觉得应该是打造几个矩阵,儿科的打造一个,妇科的打造一个矩阵等。还要把产业细分,化药就是化药,中药就是中药。第三,原料药。全国发展就是我们的强项,所以说我们把原料药作为战略。这样只要是细化、专业化,我们作为链主企业,应该把这链核企业好好的梳理梳理,把它的骨干和它的专业性,把它全部弄清楚,整合在一块儿,共同出海,我觉得这个成功率是很高的。

泰盛制药:创建属于未来的原料药基地

说起“原料”这个词,大家都不陌生,但是“原料药”呢?从与让橘子发霉同种的青霉菌中,我们提取出世界上最伟大的抗生素——青霉素,它能够杀死细菌而不伤害人体,人类的平均寿命因此提高了不止10岁。但是我们总不能让一足球场面积的橘子发霉,专门去刮霉菌吧?于是生产原料药的工厂应运而生。说白了,原料药就是实验室研发后工厂长出的药,是一切化学药品的基础。

山西·大同 经济技术开发区

山西振东泰盛制药有限公司

荆文莲:我现在就在山西最大的原料药制药公司之一,山西振东泰盛制药的现场,在这里,我们可以找到制备原料药的秘密。

荆文莲:任主任,我们这个原料药到底长什么样子?

任建军(振东集团原料药车间主任):像咱们面前摆的这些,这个就是原料药,一般市面上咱们见到的就是一个白色或者类白色一个结晶或者粉末,其他的这些,像这些颗粒、粉针、制剂,就是咱们拿原料药做出来的。主要用来做下游制剂产品,原料药的质量稳定性、质量的好坏,直接影响了下游制剂产品质量稳定跟好坏。

荆文莲:您就带我们去参观一下制药流程吧。

任建军:可以,这边走。

荆文莲:穿上防静电服,我们就可以参观车间了

任建军:原料药的生产涉及到核心的化学反应,每一个操作里又有核心的操作关键点,有可能温度稍微高一度两度,会造成产品中杂质含量升高,另外如不同的结晶工艺、不同的搅拌速度,都会造成产品晶形的差异。

荆文莲:人类制造和使用药物的历史久远,但大规模的流水线制药不过二百多年。原料药虽好,污染问题却世界瞩目,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?

【特写】

这是一条普通的金鱼?

这是一个普通的鱼池

但这 却不是一池普通的水

荆文莲:咱们的水有什么特别之处?

李文如(泰盛制药污水处理厂 负责人) :我们污水采用了“预处理+水解酸化+二级耗氧”的处理工艺,处理以后的水的指标远远低于制药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要求的。

李文如:我们的工厂现在属于绿色工厂。比如说污水处理的COD,国家的标准是每升400毫克,现在我们处理下来是每升100毫克。

任建军:我们现在落地的原料药批文有28个,综合年产能100多吨,泰盛作为集团的下游企业,要全力打造原料药生产基地,为自己集团产品的自给自足提供保障。

抓住环保压力下长三角、珠三角原料药厂北移的历史契机,结合大同气候、地理优势,山西扶持像国药威奇达、仟源制药等大大小小的绿色原料药生产企业,发展原料制剂协作配套生产,带动链上中小企业做大做强。

如今的山西现代医药产业链,上游原料生产保障有力,克拉维酸钾、头孢类、青霉素等五类原料药的产能产量稳居全国前列,出口到印度、韩国、埃及、巴西、西班牙等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,其中部分技术更是达到了国内先进水平。

【访谈】

李院长,我就想不通了,原料药很重要,我们山西的原料药生产在全国都名列前茅,我们医药企业数也处于全国的平均水平,为什么我们的产值,还那么低?

李安平:最重要的还是想办法做成一个品牌,产品因为有了品牌,你的价格就高。我觉得我们山西的企业科技创新的动力不足,科研投入的经费必须超过销售收入的3%。像我们这些大的企业,可能6%、10%都有。美国的制药企业发展快,你像恒瑞、阿斯利康,这种大企业科研投入都是营销收入的16%以上。

我们现在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,怎么破解它们?

李安平:创新第一就是产品的创新。不是我们非开发一个一类新药,那个难度太大,时间太长,我们也等不了。所以完成可以做深度研究二次开发。这就是创新。

中—澳科研:用西方思路解决东方难题

澳洲·阿德莱德大学

阳光、沙滩、健硕的冲浪型男,歌剧院、考拉、一拳就能将你撂倒的袋鼠,这里是澳洲。这是位于澳洲的阿德莱德大学,在这个培养了5位诺贝尔奖得主的高校,在这座灯火通明的研究室里(字幕:澳—中分子中医药学研究中心),一场借助现代科学的语言解释中药的作用机制的探究悄然进行着,来自山西长治的小伙儿申汉元已经在这里驻扎了8年。

荆文莲(山西台记者):嗨,汉元,你现在在研究什么课题?

申汉元(山西长治人 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研究员):我现在主要研究的是振东复方苦参注射液,它抗癌抑癌作用机制方面的研究工作。

中药,成分复杂,每种成分的治疗效果很难像西药那样靶向明确,所以在中药研究者眼里,每种中药就像一个“黑箱”。

申汉元:我们现在主要想通过一些其他的方式,打开中药的“黑箱”,来解释中药的这个作用机制这方面的研究。

西药的研发,多从基因和蛋白的分子层面入手,申汉元所在的团队创造性地用这种研究方式,去挖掘中药的药理作用。他们的研究成果刊登在scientific reports等期刊上,有力叩响了西方世界的中药大门。

申汉元:如果我们只是关上门来自己进行一些闭门造车的研究,可能(国外)接受度不会那么高。

在阿德莱德大学的实验室里,像申汉元这样的山西学子还有很多,他们可以在实验室操一口家乡话。他们现在专攻改变针剂为粉剂、片剂等,让患者不必非得去医院,在家里也可以接受同等治疗。

在新药创新研发领域,有个“三‘十’定律”,即“十万个化合物,十亿美金,十年时间”。围绕产业链,部署创新链。为了开发出更多的创新药,振东制药在全球各地建了6个国家级研发平台和18个省级研发平台,拥有513项发明专利、商标证书和知识产权,共432个品种。而另一家链主企业亚宝药业则拥有700多项发明专利、商标证书和知识产权。

在山西,现代医药产业链下游还汇聚着一个庞大的产业集群,包括物流、包装等企业,仅包装这一项就占到产业链总产值的十分之一。因此,做强下游的配套企业无疑成为壮大产业链的重要一环。

药盒印刷:配套企业“卡位”入链

药盒自述:我,是一个纸板,本来我很有可能成为一本名著的扉页,或者一个可爱的纸杯,但现在,我成了一个药盒!

刘文青(基因印刷):我们之前是做书本印刷的,但是2019年的时候我发现,山西药企很多,但是给药企配套的药品包装厂却很少,我想这是一个机会,于是我们就在现有基础上增加了药包纸盒生产线!

药盒自述:别看我只是一个小小的药盒,其实我出身严格,要使用经过环评认证的油墨,经过这台大大的来自德国的国内少有、山西唯一的海德堡机器的印刷,还得顺利通过全自动品鉴机的严格筛查,才可能跻身在你能看到的药房、医院和你家随手拉开的抽屉里。

刘文青:药企有一个GMP认证,就是国家药监局规定每家药企都必须有多位供应商,以确保任何一家出问题的时候不会导致药品整体的断供,我们成功成为了振东集团的药盒供应商,也是山西唯一一家。

药盒自述:我是多变的,我可以是这样!也可以是这、这、这样!我会根据肚子里要装的药品的规格和需求自动转化我的体型。如果没有我,药品的卫生首先将得不到保障,药品也无法从药厂运往市场,就算裹着铝箔纸的片剂、红黄两色的胶囊被你们拿在手里,你们也认不出是什么药。

刘文青:我们现在承接着振东药业150余种药盒包装的生产,从250g到350g都有,目前我们两条生产线每天最少可以生产80万个药盒供应振东。我们现在也升级了设备和技术,目前可以供应10家不同药企,药包年产值达到3000多万,在山西宣布现代医药产业链之后,作为链上企业,我们有信心在3年内翻一番。

一条完整的产业链,需要“链主”老大哥把蛋糕做大做强,更需要配套兄弟企业融入链上的各个环节,“卡位”入链,填补空白。

李安平:大企业做的是大链,小企业做的是小链,我们如何给山西的企业做好示范,让山西的企业也想方设法来补链、延链、强链。所有的企业都来做,专注哪一块,就把这一段的链做精做强就可以了。

中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药品消费市场,预计我国医药市场规模将以14%-17%的速度快速增长,到2025年,产业规模将超过5.3万亿元。

输入产业发展的关键词(现代医药 医药市场 制药基础 研发投入 医药流通),(1、预计到2025年,全省现代医药产业实现产值500亿元;2、预计到2025年,中国医药市场规模将超过5.3万亿元。)我们看到了一幅依圈强链、药通天下的现代医药产业未来图景。(来源:山西省人民政府官网在线访谈栏目)
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

  

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

主办单位:山西省临汾市人民政府办公室 ? 版权所有 

承办单位:临汾市政府信息化中心  

晋ICP备05003731号  网站标识码:1410000039

涉密文件严禁上网

临汾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提示:使用大于1366*768分辨率/IE10.0或以上浏览器可以获得最佳浏览效果!

晋公网安备 14100002000001号

适老化无障碍服务认证标识